首页 > 舆情

南阳疑案:索要亿元工程款未果反被刑诉

2019-08-06 14:33:2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南阳疑案:索要亿元工程款未果反被刑诉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吴小飞2019年5月7日,一桩不太为人关注而当事人异议颇大的案件——王建兴作为非国家工作人员涉嫌受贿、挪用公款案,在河南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首次开庭。

  案件的起因是:2018年,南阳内乡人王建兴,在向合作多年的建筑生意伙伴贾冰索要近亿元工程欠款后,遭对方“报案”,涉嫌罪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挪用资金。

  此案侦查阶段,首次经办的公安机关因被举报“不作为”而将案件移交它局;经办检察院则因证据不足,曾将案子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更有接近当事双方的消息人士透露,该案最终以“刑事案”立案、公诉,均系“上面的压力”……

  而举报方贾冰与南阳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小姨子的非凡关系,也引起王建兴家人的诸多怀疑和猜测。

  老搭档的地产生意

  王建兴,河南内乡县人,出生于1963年2月。据王建兴庭审自述,十余年前,王建兴在一位熊姓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贾冰。

  贾冰,1976年8月出生,也是南阳人,在“有钱”之前,卖过酒、化妆品,还开过小超市。

  王、贾两人最早的合作,始于南阳市亚龙筑路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亚龙筑机)下的一个住宅楼项目。“那个时候,贾冰是山穷水尽……贾冰和熊X开发亚龙(住宅楼项目),找到我承包。”王建兴说。

  贾冰对早期两人的合作,亦做了相似介绍。

  据王建兴自述,早在1999年,他就是南阳市住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阳住宅公司)的项目经理。在其与住宅公司的合作中,王建兴负责找项目,做工程的具体建设;而住宅公司凭借房地产承建资质,负责工程质量的监督和管理,并收取一定的费用。熟悉贾冰和王建兴的亚龙筑机负责人王志兴,也做了相似表达。

  2012年9月,第七届农运会在南阳举办。早在此前,当地政府为塑造新城风貌,对部分城中村进行改造,卧龙区卧龙岗街道十二里河社区双石碑村就是其中之一。

  据《南阳日报》报道,2012年3月9日,项目建设正式启动,责任主体是卧龙岗街道办事处,亚龙筑机和南阳宇鸿商贸有限公司承建(南阳博泰置业有限公司前身),规划新社区占地13.6万平方米,一期工程占地180亩。

  王志兴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2011年末前后,贾冰欲做项目承建,但其既无资金也无资质,于是就找他和王建兴合作。王建兴背靠南阳住宅公司资质,负责项目的具体施工及协助贾冰筹款;亚龙筑机有国企背景,彼时主要负责建筑业务,在该项目上,早期投入约4900万元。

  2012年7月5日,南阳博泰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下称:博泰置业),法定代表人为贾冰,注册资金1000万元。该公司为承建双石碑社区项目而设立,改建后的小区,名为田源新城。王志兴介绍,公司成立两年后,他从未收到任何表明公司运营情况的报表,内部管理混乱,遂决定不再追投。

  2012年12月—2015年12月,博泰置业与南阳住宅公司共签署了6份《建设施工合同》,发包人为博泰置业,承包方为南阳住宅公司,总合同款约6.73亿元。

  同时,南阳住宅公司又与王建兴签署了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王建兴为田源新城具体施工的项目经理,南阳住宅公司仅负责工程质量的监督、管理等,并收取一定的费用。

  早在2012年4月,贾冰还与“南阳市住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王建兴)”签订了一份施工协议:约定贾冰将田园新城项目出让给王建兴施工;若贾冰前期资金有缺口,王建兴将在施工期间分期筹款(月息1.5分);扣除成本后,所的利润贾冰与王建兴各占五成。

  两人在田源新城的合作便由此开始。

  “兄弟”阋墙

  据田源新城项目工程师喻天波回忆,2017年9月底前后,王建兴负责的项目接近收尾,请南阳信威工程造价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威咨询)来做审计。信威咨询是经博泰置业和南阳住宅公司同意、受博泰置业委托的审计单位。

  2018年5月,经信威咨询审计核算,王建兴负责交付工程的总造价约6.32亿元,2012年12月—2018年5月,博泰置业划拨给王建兴以及其指定两账户的工程款约4.52亿元,扣除转移支付及相关费用,尚有约9632万元未支付。

  然而,一个月后的2018年6月21日,博泰置业办公室行政主管齐道旭向南阳市公安局卧龙岗分局报案,称2018年5月,博泰置业内部审计发现:自2012年以来累计支付工程款约3.95亿元,而实际用于建设的为3.36亿元,约5885万元工程款不知去向。而王建兴是博泰置业负责项目工程的副总经理,是主要负责人。报案指向,不言自明。

  对告发多年的生意伙伴王建兴的缘由,贾冰自陈,2016年末前后,博泰置业引进投资人信静芬,贾冰以其个人名义向信借款数千万,至2017年末,仍未偿还。信随即起诉贾冰,法院查封贾实际控制的账户。在信静芬组织人员清算公司财务情况时,发现王建兴往来资金上的问题。

  不过,喻天波介绍,信静芬开始组织财务人员在博泰置业内部查账的时间,是在信威咨询审计结果发布后——约在2018年6月。

  王建兴的妻子李海燕则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信与贾为男女朋友。2018年春节前后,信欲与贾正式确立关系,曾请王代为说媒,但王因与贾实际上的妻子相识多年,因而拒绝。此外,王还曾规劝贾,将其名下的物业公司转至“妻子”名下,遭到信静芬的不满。

  贾冰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否认了拖欠王建兴近亿元工程,称其仅拖欠各个施工方约7000万工程款,目前已偿还超4000万元。不过,他承认自己与信静芬的关系,但认为王建兴转移物业公司的提议,是看中公司的获利能力,别有居心。

  王建兴的长女王蒙认为,这近亿元的工程款,超出了贾的支付预期,对方不仅久拖不付,还试图以涉嫌受贿、挪用资产,“诬告”王建兴,来逃废债;而信静芬或许更因为以上种种,积极“网罗罪证”。

  贾冰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在他看来,王建兴辜负其信任,私下赚取工程利差,收取回扣等,侵蚀了公司利益;分包的子项目负责人等,对王也多有不满,称其总是拖延支付工程款,现在双方对簿公堂,亦非其所愿。

  而熟悉贾冰和王建兴双方的王志兴则介绍,在信威开始审计田源新城项目前后,在王建兴处分包业务的各施工方急于用钱,王建兴遂向贾冰追讨,但贾彼时亦无力偿付,“王建兴当时手上有3栋房的钥匙,跟贾冰要钱,说‘你不给我钱我就不给你钥匙’”,双方因此产生嫌隙。

  争议案件的“特殊”处理

  2018年7月3日,律师刘天平陪同王建兴前去卧龙岗公安分局,配合警方调查。彼时,该分局法制科的一位负责人曾向刘天平表示,此案只是合同纠纷,并曾提及不会立案。7月4日,王建兴又向该局提交了案件相关的书面材料。

  20多天后的7月24日,卧龙岗公安分局却正式立案。7月30日,王建兴和刘天平再次前往卧龙岗分局。当晚,王建兴上缴4万元保证金办理了取保候审。

  不过,事情却在这时发生了变化。2018年8月29号,王建兴案件被移送至南阳市公安局龙升分局。2018年9月12日,王建兴接到通知后前往龙升分局配合调查,随后便被拘留。

  多位知情人士均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王建兴在卧龙岗分局取保后,有匿名人士向相关单位写举报信,称卧龙岗分局对王建兴案件的处理有失公允,且该分局局长张林与王建兴私交过密,有包庇嫌疑,并表示该局若不依法办理,将向上信访。

  贾冰告诉记者,举报人系田源新城项目各个施工方,信静芬也曾多次实名举报。“几千万的案子,就这么取保候审了?!……王建兴和张林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他们之间关系很好。”

  2019年7月2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就案件从卧龙岗分局转移至龙升分局是否系该分局被举报所致,向卧龙岗分局局长张林求证,张林回应“这是我们内部的事,不会跟你们说的”。

  但王建兴亲属认为,案件转移也与他们提起民事诉讼有关。2018年8月7日,王建兴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早期合同约定争议解决单位)提起诉讼,称博泰置业尚拖欠其工程款约9632万元,并对等额资产申请了保全。

  多位了解案情的独立信源亦向经济观察网记者透露,此案在检察院批捕环节亦存在较大争议。彼时,卧龙区人民检察院因内部意见不一,还曾召开过一次临时表决会。表决会上,一名康姓副检察长率先举手表态,应以涉嫌的两刑事罪名(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挪用资金)批准逮捕王建兴,大部分成员跟票同意。不过有一人除外——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负责该案件的检察官李伟,从始至终一直坚持,王建兴案件应定性为“民事案”而非“刑事案”。

  2019年7月26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就前述信息分别以短信、电话的方式向李伟本人求证,其表示,“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工作中存在分歧也很正常,你不用管”。至于表决过程以及坚持立场的依据等问题,其未做回复。

  就检察院争议案件的处理原则等问题,2019年7月2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向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薛长义请求置评。7月29日,该院以“检察机关会严格依法办案,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检察机关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任何团体和个人干涉”回应。

  独立的第三方、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贵告诉记者:公安内部有指定管辖程序;检察院内部对逮捕有争议的,由侦查监督部门报检察长审批即可,重大、疑难、复杂的,需经检察委员会讨论。上述案件侦办环节的移交它局,及经办检察院的争议表决,均系合规行为。

  即便如此,每一个环节的“曲折”过程,还是引起了王建兴家属的诸多猜疑。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17日,卧龙区人民检察院还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王建兴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挪用资金案退回龙升公安分局,责其补充侦查。

  2018年10月19日,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正式下达批准逮捕决定书。2019年5月7日,王建兴作为非国家工作人员涉嫌受贿、挪用公款案在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首次开庭。

  2019年6月27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就案情进展相关问题致电本案审判长刘丽,刘回复“判决书还没出来,不接受采访”。

  是“偏听偏信”还是“有人施压”?

  经济观察网获得的部分司法文件显示,龙升分局出具的侦查结果为:王建兴利用博泰置业副总经理身份,挪用项目工程款约1亿元用于理财、出借等,所得收益未上缴公司,涉嫌挪用资金;利用职务之便收取若干承建方、供应商的回扣约200万元,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所有涉嫌罪名的前提,均是基于王建兴是博泰置业副总经理的职务身份。

  但双方签署的书面凭证表明,至少在2012年至2015年期间,在双石碑社区项目改造过程中,王建兴是以合作承包人的身份,挂靠南阳住宅公司的资质,负责田源新城的项目施工。

  但贾冰认为,虽然前述书面凭证完备,但系王建兴蒙蔽才签署,实际的情况为,其本人才是田源新城的总承包人,自2012年起,王建兴就是为其所倚重的博泰置业的副总经理,全权负责项目施工相关工作。

  不过,贾冰方面能证明王建兴为“博泰置业副总经理”职务的书证为;2015年至2018年公司的工资流水,以及其公司2015年内部会议纪要中关于王建兴职务身份的说明,与其口述事实存在出入。

  据了解,齐道旭在早期报案中也承认,王建兴还是南阳市住宅公司负责田源新城的项目总经理。

  王建兴的一审辩护律师刘天平对记者说,该案在前期侦查阶段,执法单位一味偏听偏信,一味采纳证人贾冰方面的证人证言,无视王建兴的证据,未能尊重全部事实真相。

  那么,地方公安局、检察院,为何要“偏听偏信”呢?或许,这些都与当地执法人员所说的“上面的压力”有关?

  据多位知情人士介绍,贾冰有一个相识三十余年的老同学,名为刘紫惠,其姐夫为南阳市公安局副局长Z某,丈夫亦为南阳市公安局的公职人员。而刘紫惠在贾冰承建的田源新城C区1#拥有一处两层门面房,约2000余平(贾冰称合同约为2200平米)。

  据涉足地产生意的王志兴介绍,田源新城所在的住宅,约每平米4500元。据此粗算,前述房产价值近千万元。而刘仅为工商银行地方分行的一般职员,其家庭收入也无力购买前述房产。

  贾冰、Z某均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确认了上述人物身份及关系。贾冰亦坦陈,其与Z某已相识二十余年。

  有关刘紫惠的房产,贾冰解释道,2012年田源新城立项阶段,刘紫惠与五、六位同学一起为其筹资约五百万元,到2016年,这笔借款本息合计约1200万元,因其无现金支付而以房产抵偿。

  2019年7月2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以电话、短信的方式,就前述问题向刘紫惠求证,刘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回应。随后,在记者争取向其提供身份证明的情况下,仍未回应。

  另外,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南阳市卧龙区公安局内部人士,地方检察院的消息人士均表示“上面有压力”。上面的压力到底来自哪里?

  2019年6月28日,经济观察网记者赴南阳市公安局宣传部了解案件侦办情况,该处对案情并不了解,仅称“经济案件都比较敏感,不适合对外公开”,并在后续月余时间均未回应。

  不过,7月2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对卧龙岗公安分局局长张林的电话采访中,张明确提及,该案“是由‘市局’统一牵头办理”。记者获得的部分司法材料亦载明,“2018年8月29日,经南阳市公安局审批,将案件指定南阳市公安局龙升分局办理”。

  2019年8月1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再次针对以上问题致电前述南阳公安局副局长Z某,Z称其并未参与王建兴案件的侦查过程,此案另有他人负责。“这个事情,省里、市里的纪委都来查过了,不管是刘紫惠跟贾冰的事,还是王建兴的案子,都跟我没关系。”

(责任编辑:翁杨 )

声明

  一、本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二、标注《市场报网络版·中国经济瞭望周刊》来源的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并注明来源及作者。

  三、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 头条
  • 时评
  • 国内
  • 国际
  • 法治
  • 原创
  • 生态
京ICP备14049483号-4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市场报网络版 中国经济瞭望周刊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 马力宏律师 电话:13911893880